多寶>智庫頻道>海外智庫>文章精選>正文

大西洋理事會:美應借外交手段發展半導體供應鏈

參考消息網4月8日電(記者 賈元熙)大西洋理事會日前發佈題為《供應鏈與半導體:美國外交的需要》的文章,作者為該機構地緣經濟中心非常駐高級研究員傑里米·馬克。文章稱,美國認為自身對亞洲半導體生產的依賴屬於國家安全問題,這不僅要求美國加緊重建制造業,同時需要付出外交努力,加深美國與台灣地區和韓國的貿易、投資關係,使之更加靠近“四方安全對話”。

此前,美國總統拜登曾於2月簽署行政令,要求在100天內對全球供應鏈和美國關鍵產業的潛在脆弱性進行評估。該行政令指出的四大關鍵產業包括:計算機芯片、電動汽車電池、製藥和用於電子產品的關鍵礦物。

對此,大西洋理事會文章提到,行政令之所以強調對半導體行業的關注,是因為全球半導體短缺將兩個重要因素的緊迫性進一步提高。其一是美國經濟活力及其同中國開展競爭的能力,日益取決於如何享有並使用更多微電子產品。文章稱,事實上,這類產品正在驅動各種高科技產品和生產工藝的發展。其二是美國半導體產業在大規模生產領域未能跟上腳步,這也使得台積電、韓國三星兩家企業發展成為眾多世界最先進芯片的唯一生產商。因此文章稱,無怪乎美國國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員會在2月的一份報告中強調其供應鏈的脆弱性,稱“鑑於絕大多數尖端芯片是在台積電唯一的工廠中生產出來,而其工廠與我們的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僅相隔一片110英里寬的水域,我們必須對供應鏈韌性與安全性的含義做出重新評估”。

文章稱,美國很可能會將政策重心放在支持研發和鼓勵建設新的半導體工廠上,但拜登政府有必要回答三個問題以明確其方向和目標:

首先,制定計劃是要側重於相對中國保持領先,還是要更廣泛地促進美國經濟復甦?

其次,如果重點在於前者,那麼美國是該複製當前一代的半導體生產,還是該將資源投入到促進技術突破的領域,從而獲取未來數十年真正的戰略優勢?

最後,在面對與中國的戰略競爭時,美國的政策反應——尤其是外交層面——是否足夠具有遠見?

文章認為,美國重建芯片製造業的一個風險是,重新發明一遍已有技術,而台灣地區和韓國的技術卻在繼續升級。因此,儘管拜登政府已為美國半導體公司提供了一些激勵,它也仍然需要推動亞洲半導體制造商成為美國產業藍圖的重要組成部分,鼓勵台灣地區和韓國的企業在美建廠,並允許它們帶上自己的供應商。

文章稱,也是出於上述原因,美國外交在半導體產業發展上的重要性正在凸顯。對拜登政府而言,其應加深與台灣地區和韓國的貿易、投資關係,設法使其更加靠近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文章寫道,“關鍵問題是,如果美國的‘競爭優勢’確實是拜登政府國家安全觀的一部分,並且,如果依賴外國半導體是一種潛在國家安全威脅,那麼全球半導體領導者就應該坐在外交談判桌旁。因為,隨着中國逐漸接近其尖端技術目標,(美國)實施跨國戰略的壓力只會越來越大。”

文章認為,在當前多方面紛紛擴大半導體產業投入的背景下,美國相關資金的流向也需要進一步明確。美國要獲得安全的半導體產業,對現有供應鏈進行復制並非最佳途徑,更加有效、也更經濟的做法是以現有供應鏈為基礎發展未來技術。因此,聯繫到拜登行政令中關於“通過與盟友、夥伴成功開展接觸來加強供應鏈協同或合作”的要求,拜登政府應重新推動2016年以來停滯的美國對台正式經濟往來。

文章還提到,加強美韓關係的進程也在進行中。在達成駐韓美軍費用支出協定後,經濟關係的加強應該被提上日程。此外,3月初拜登政府國務卿、國防部長首次外訪選擇與日韓領導人會面,亦顯示出美國對重振盟友關係的重視。

文章稱,拜登政府已經開始利用國家和跨國權力槓桿來應對與中國的戰略競爭。然而,在政府側重將供應鏈作為一項核心挑戰之際,它也應該把以產業為中心的戰略與更廣泛的接觸結合起來,由此實現聯盟的振興。

文章結論認為,包括“四方安全對話”在內的雙邊和地區交流,需要為鞏固半導體供應鏈提供幫助,成為美國實體外交努力的一部分。

凡註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